我们不预见未来 而是塑造和赋能未来

5月30日晚,来自以色列的未来学家RoeyTzezana博士应邀来到黄埔书院,在非常道读书会上开讲人工智能的未来。尽管活动在开始前正是最拥堵的下班高峰期,加上突降的滂沱大雨,也没能阻挡大家参加本次读书会的热情。活动19:00开始,全场座无虚席,连续加了几排座位仍然无法满足所有与会人员,一些人只好站着听完全场,有些人则席地而坐。RoeyTzezana博士风趣而精彩的演讲,深深吸引着全场。

非常道读书会
非常道读书会

如何应对快速变化的世界?

RoeyTzezana博士指出,如今技术演变速度如此之快,高于历史之周期。电话连接全球5000万人口用了75年,半导体连接全球5000万人口用了35年,电视机只用了13年的时间就链接了世界,英特网只用了4年时间就席卷全球,我们的智能手机仅仅用了3年的时间。而全球有一款叫做PokemonGO!的APP只用了两周就链接了全球。

所以可以想象,如今的世界,每两周就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呢?正是因为世界变得太快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不要执念于已知的世界,而应该放眼于未来的世界,并找到帮助我们在未来发展的方法。

RoeyTzezana博士
RoeyTzezana博士

AI的应用

AI大潮呼啸而来,已经在各个行业广泛运用。

在医疗领域,在中国培养一个医学从业人员,从小学开始完成基础教育就是12年,然后完成医科大学学习进入医院至少20年,而且每培养一个医学从业人员就需要这种重复的学习。而对于AI而言,这只不过是简单的复制而已,你想复制多少次都可以,所以它能够向每个人提供医疗的咨询服务,而且成本比人工低很多。

在物流领域,亚马逊已经开始用无人机给大家送快递,Prototype、沃尔玛、7-11、Facebook、百度、淘宝等等它们都在开始做这方面的工作。理论上说如果你想吃新西兰的披萨,无人机可以送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甚至你可以想象到,即使是在加拿大或者是肯桑尼亚的地方都可以用无人机将东西运到另外一个大陆。

在艺术领域,AI可以单独创作画作和音乐,有人说AI无法唤起人的情感,于是做了一个实验,把AI的作品和人的作品让人来选出哪个更有感召力,结果是AI胜出。创作这样的艺术作品需要多少钱呢?不需要钱。

在服务领域,比如律师,当你雇佣了一个律师以后,他就成为了你的中介,他具有足够的经验和知识来做一件你要求他做的事情,但是他会因为个人的动机、个人的需求和个人欲望来完成你要求的工作。从这个角度来说,AI就是一个完美的替代者,因为它无欲无求。只要我们AI的程序设定没有出现问题,它就是一个完全可靠的中介者。

RoeyTzezana博士认为,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尊重AI的创造性,并且驾驭它,让他为我们人类所充分运用,如果可以驾驭得当的话,可以在很多方面带来很大的帮助,极大地推动社会的发展。

AI发展取代了我们工作怎么办?

很多国家在做关于AI发展的战略决策的时候,都有一个共同的担忧就是对于劳动力市场的威胁。如果说我们在任何一个方面都被机器所碾压,那我们还有什么价值?我们还能做什么呢?RoeyTzezana博士认为,其实在这个问题上要解决主要有两个阶段。

从短期来说,要对我们的工人进行再培训。因为我们不得不承认,在不远的未来,我们目前50%的劳动力市场会被机器人所取代,同时也预示着会衍生出一些新的就业机会。那么这些新的就业机会我们就要培训几十万人几百万人要适应这样的就业岗位。从这个角度来看,就业机会并没有因此减少。

从长期来说,比如说我们放眼未来50年,机器什么都能做,什么都比我们做的好,可能让我们对于机器的形态重新思考,到那时候就需要我们对于人的职能进行重新考虑了。所以在那样的一个时代,基本生存的资源已经在手上了,我们没有工作也不需要工作,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享受人生。

什么样的人能够在未来AI的世界里成为大赢家?

专家型人才。因为他们能够成为AI的老师,能够基于过去的认知和经验来得出新的洞察。犹太人非常重视教育,他们认为读书不是唯一的出路,但是读书一定是一条金光大道。

社交型人才。这种人才本身不是天才,但是知道怎么跟人打交道,怎么管理人,调动集体的智慧创造出伟大的事业。例如youtube上面每天会诞生出很多红人,为什么会有红人诞生?是因为他们知道怎么跟自己的粉丝打交道,所以他们一夜爆红。Roey博士认为这一点在未来二十年,AI恐怕还做不到。

知道怎么跟机器进行协作的人才。RoeyTzezana博士幽默地说,如果你没法做专家,不善于社交,而且也不喜欢做机器协作,那只能做剩下一件事情了。做一个政治家。开玩笑。要当一个政治家非常懂技术而且要懂人性,懂得跟人打交道的。RoeyTzezana博士说我们每个人都要了解如何与机器协作,因为未来的世界是AI全面渗透的世界,如果你不知道如何与机器进行协作的话,很快就会被世界淘汰。

企业家型人才。因为即便AI比人更有创意,它能够得出新的解决方案,但是它没有办法去说服这个世界来接受和采用它们的解决方案。而我们的企业家脑子里面出现了新的想法以后,他们能够让世界相信这就是未来,这就是他们要做的事情。从这个角度来说,企业家能够做到的事情,机器是做不到的。

我们不是预见未来,而是要塑造和赋能未来

毕加索曾说过一句话:“电脑有什么用?电脑只能给你答案。我们人能做什么?人不仅能给出答案,而且还能够提出最好的问题,并在给出的若干答案中选出我们所追寻的答案。”RoeyTzezana博士说,我们在今天给大家分享未来的一些可能性和愿景,我们给大家展示的是一些可能性。希望大家不是要去预见未来,而是要塑造和赋能未来,如果你喜欢未来的这种可能性就去追寻和赋能它,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就创造出自己的未来。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学习的原因。

非常道读书会
非常道读书会

提问:我在银行工作,银行的员工也是受到了AI的冲击和威胁,很多银行裁员已经开始了,我们现在好像已经等不到的未来,您有什么样的建议呢?

RoeyTzezana:在我们犹太人里面有这样的一句谚语,你对未来焦虑的时候,首先坐下来好好吃一顿,未来就会呈现在你的眼前。所以我们不妨学一学犹太人乐观向上的精神。对于现有就业人员再培训,为未来存在威胁要未雨绸缪,不要让自己陷入迟早被取代的状况,拿出每天至少半个小时的时间来充电,参加一些培训或者是多读一些书,你就可以迎接未来的挑战!

提问:Roey Tzezana教授,在我们中国人工智能发展还是很不够,我自己也想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你认为要怎么样提高个人或者团体的人工智能水平?

RoeyTzezana:您应该给自己的祖国多一点的时间和耐心。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拥有一个庞大的市场。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具有非常多的数据,数据对于AI非常重要,这个时代的优势流是我们的数据流,中国基于这样的一个优势,能够后发制人的优势。我听到在中国有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研究过于以大学为中心,研究资源方面过于集中在大学,其实这种现象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存在的。从我了解到中国发布的战略规划来看,中国在AI技术的发展方面是很强调产业导向的。有了产业导向以后,以前在象牙塔里面闭门造车的人,可以了解到更多的外面的情况,会加快人工智能的发展。

提问:我们今天也知道中国还有全世界有更多日新月异的技术,包括不仅仅是AI,还有像我们的区块链等等各方面的技术,他们之间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是谁可以取代谁?还是他们可以互为补充呢?AI技术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从具体方面来说,像金融这样的行业有没有相关对于行业相关的信息以及AI的应用。

RoeyTzezana:因为时间的原因,物联网、大数据以及区块链,我不可能展开来讲,要讲的话是另外一个演讲了。AI实际上是给了我们一种途径或者是方法。我们人类需要什么?我们赖以生存需要各种产品和服务。以往的途径需要谁来帮忙我们做呢?需要人来做?现在我们就把人解放出来,由机器来帮我们做。刚才我讲了AI技术,我再讲一下对区块链技术的理解,区块链赋予的能力,完全颠覆我们对于世界的认知,在区块链我们不依赖大机构或者是大公司,完全是去中心化,甚至是国界、国家、民族都有可能被区块链技术所颠覆。

我们相信要把区块链的技术全部发挥出来要在几十年的时间,一旦那个时间发生以后会颠覆我们对于机构和组织的概念。我们纵观过去的历史,人类作为个体的价值没有得到重视,作为个体价值有限,形成一个家庭,一个村落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和民族以后才有了力量。可是有了区块链以后,我们觉得这样的形态会被颠覆,今后所有的机构都在云上,人与人之间的协作和人与人的支持可以在云上完成,我们可以在云上交税、买保险和实现政府的自治,所以整个世界会不同。

从理论上来讲,我们今时今日作为一个个体我们在世界上哪个地方作为哪个国家的人是不重要,国家对那种行为最重视,如果一切被颠覆了,对于国家来说不可想象的,所以相信对于未来我们可以看到云上的国家、云上的民族和实体国家、民族的博弈,谁会胜出呢?很难说。

提问:未来的三年,我们的发展会是一个怎样的程度?我们能从发展中得到什么?

RoeyTzezana:您如果说三年,就让我觉得这个问题更难回答了,因为要有科学的证据和实践支撑才能说这个问题。未来三年,我们有可能会看到一个比较大的AI技术突破就是语音方面的服务,可能在电话线上跟你对谈的AI已经帮你完全没有办法识别出来他是一个机器人,有了这样的对话以后在很多行业当中都有很多的使用案例。我不知道在世界很多各个范围的脑力比赛中间,AI都取得了胜利。还有一个领域会见证AI的发展就是军事的领域,政府非常重视。美国和俄罗斯都在强化他们在军事领域的AI使用。

在接下来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好消息就是未来三年AI对于公众的开放性会更高,同样会给我们来更大的便利。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世界里面医生大赛就会用他,有很多机器人都赢得了比赛。坏的消息就是现在恐怖主义分子开始用AI技术了,叙利亚战场上就开始有了这样的端倪。还有一个就是刚才在前面讨论的所谓自驾车,未来三年也许我们会看到有一些城市里面已经把这样的自驾车使用于公共交通当中。还有一个AI来做一些日常的快递之类的服务。

非常道读书会
非常道读书会

提问:您提到的发展有一些伦理的讨论,就是怎么样保证这个用在有利于人类的身上。这个真的可以讨论出来一个确定的方向吗?我们关于理的讨论是否可以赶得上技术的发展?所以这方面我想知道博士您是怎么考虑的呢?

RoeyTzezana:您刚才讲的可能性都是实实在在的,对于未来我既乐观又悲观,短期来说悲观者,长期的角度是乐观。因为当我们人知道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的时候人就会未雨绸缪加以避防。这让我想起自己在大学读书的时候,那个时候就有一个教未来主义的教授,这个教授有200岁了及当时上世纪70、80年代,在课堂上讲到未来我们总有一天会自己亲手毁了自己,通过核爆毁掉自己的文明,让认为会在2000年发生的同学请举手,每次都有一半的同学会举手。

如果仅仅是因为潜在的可能性和危险就放弃了AI,是不是有一点可惜呢?如果你说现在就停下来,在技术演进不会因为任何阻力而停滞下来。所以有一些事情一旦游戏的车轮开始滚动起来,你想要叫停不是那么容易。你现在跑到美国政府那里说你把AI停下来,他会停吗?他会说中国在大力发展AI,中国说俄罗斯也在发展AI,凭什么我停下来呢?我们作为历史车轮中的一分子,就是发出来自己的声音,让政府意识到价值观协同这方面有多重要。

我相信,总会有那么一天,也许我们真的能够造出这个超级智能,这个超级智能也许会威胁到我们人类。如果真的那一刻发生了,到那个时候我们唯一对抗它的机会是什么呢?那就是造出更大的必杀器来打败它。今天的世界并不完美,但是这就是我们真实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