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方基金创始人点付大头:未来加密市场规模有百倍可能

百媒链谈23期
百媒链谈23期

《百媒链谈》是一个由链天下主办,以微信群在线访谈的形式,面对链圈、币圈知名人士,就区块链产业现状、未来发展态势、近期热点话题等方面进行深度对话。目前《百媒链谈》已经进行到第23期。往期嘉宾有:币安何一、“宝二爷”郭宏才、通证派代表人物孟岩、中经金创研究院院长郑润祥、太一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邓迪、天天抖料创始人陈菜根等业内大咖。本期《百媒链谈》与千方基金创始人点付大头,就区块链投资风向进行了深度交流,下面将交流内容全景呈现。

点付大头
点付大头

链天下提问:请大头老师谈一谈自己与比特币的故事,其中最精彩的桥段有哪些?

点付大头:我毕业以后在一家国企上班,是一家证券公司,所以比较保守或者说比较严谨。我接触虚拟货币——比特币以后,也不敢跟人家讲,我记得当时32元一枚,买了1万个比特币,但是,我在看行情的时候,周围的同事看到这个事情,跟我讲说,这东西肯定要被国家封杀的,你不要去玩,搞不好对你有影响的。那是2011年,我刚毕业,说发币可能会坐牢的,讲得很严重,我觉得挺对的。在比特币涨到50块钱时,赚点钱就全部卖掉了。

后来我那个同事就给我介绍一个“天坑”项目,50万元买了天津文交所一个叫《黄河咆哮》的项目,出来的时候,大概只有3万块钱了。当时进去的时候说这个项目是有关系的,国家不会关的,后来还是被国家关掉了。

这个是很有意思的,之后我的思维方式就发生了一些改变。我后来总结出一条经验,就是不要相信你周围好心人的话,不要相信普通人的话。在大师面前,如果普通人是对的,大师就成普通人了。我的这个经历也可以给大家一些启发,挺好玩的,也是我自己一个比较大的失误。

追问:最初的比特币失误之后,有没有其他经历分享呢?

点付大头:比特币失利之后,我就想过这个问题。我买了很多书,关于奥派经济学的书,这对我是很有用处的,《经济学》、《货币的非国家化》《城邦的美德》等,也看了一些记录区块链的白皮书,后来才找到瑞波这样一个好项目。熊市最应该学习和做的事就是看书。

后面获利丰厚的就是瑞波币。瑞波币当时是免费送,官方送了我一些瑞波币,我自己也买了一些。成本大概一分到三分钱,就是说我最初的成本可能是零,但是数量很少,送的大概一千多,我一分钱买了很多,三分钱买了很多,5块钱也买了。后面又跌到一分钱,反正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吧,但是去年最高涨到27元,这当中会有很多次让你想放弃。

当时,我参加一个创业的活动,大家坐在一起介绍,你是做什么的,我是做什么的,我说我是做比特币的,然后一群人很质疑,说我是搞传销的,现在看起来不攻而破,长线投资也是很有必要的。

链天下提问:从传统金融领域进入加密市场之后,作为分析师的你,觉得其中最大的差别是什么?目前已经有不少股市的投资者进军币圈,需要怎样做才能将自己的经验很好地融合到币圈投资中呢?

点付大头:有一句话叫作你的喜好就是你的死亡陷阱,你不会在你不熟悉的领域犯大错,但是一定会在最熟悉的领域栽大跟头,我觉得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我当时接触虚拟货币时,也介绍给很多人,包括我们公司和证券公司的,他们根据以往的经验,觉得这个东西很不靠谱。想要说服一个人是非常难的,所以不要尝试去试图说服任何人。

追问:那具体操作中,该有什么技巧和经验分享呢?

点付大头:我觉得还是心态问题,其实现在大家投的项目,可能有很多跌了百分之七十,甚至九十的也有,像我们今年年初到现在,其实有很多项目我们也亏损严重,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找过项目方,我们只是对项目进行研究,如果觉得好就继续留着,不好就会抛售,我们不会说因为价格跌了就去找项目方去维权什么之类的,我们从来不做这个事情,另外,我们有自己的一个判断力,就是有很多项目,比如说写的很牛逼,然后看了一下以太坊的代码,其实就改几个参数的这种,我们可能就会抛售,所以说我们还是要自己去认真调研。

链天下提问:曾经你在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区块链不属于某一个人,不应该属于某个组织,某个公司。”那在自己的项目中,又是如何贯彻执行这一理念的呢?请从投资者、项目管理及生态治理等角度进行诠释。

点付大头:其实不管是做项目、投项目,我们都把去中心化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例如LBTC,第一,回购金额远远大于融资金额;第二,官方持有的节点数远远低于社区持有的节点数。我们经过链上发起、链上投票、表决,所有持币人投票决定取消持币者的地址。未来,将实现链上自动升级。包括我们的去中心化交易所也会遵循用户的意见,一些核心参数的修改也会让所有持币人进行投票。如果一个项目过度中心化,或者后面显示越来越中心化,我们也不会持有或者长期持有。

链天下提问:有文章指出,目前币圈、链圈两重天,币圈凉凉,链圈只知道现在,对于目前阶段的链圈和币圈,大头老师持一种怎样的观点,对于未来有何预期?

点付大头:现在币圈确实很凉,比如,如果当初一个项目融五万ETH已经非常高了,顶峰币值五个亿。而现在的只有两百多美金,换成人民币不到1500元,融资规模大概只有六七千万左右。据我所知,很多项目方融的更少,有的只有两万以上,融资规模只有3000万。同时,项目开销的地方很多,回购、上币费、人员开支,像我们团队几十个人,已经算是不大的了。房租加上各项开支一年也要有2000多万的开支,项目方如果能融5万个ETH,可能也只能够撑两年,差一点都可能只有一年半,但是熊市如果长期不结束,或者以太坊价格继续下跌,降到九百多一个,影响就更大了。

但是,我们也要向前看,因为做任何事情都有风险,如果想做成功一件事,必然要有孤注一掷、不留退路的勇气。比如,我们最近投了一个交易所叫GJ,没有融到多少钱,但是回头看OK、火币、币安,虽然现在有很多钱,但是他们的人员更多,比如火币有1300多人,有可能在这个熊市最多撑两三年,所以现在整个行业面临的压力和风险都是一样的。个人感觉,这个时候拼的最多的就是内心的忍耐力。

追问:谈到融资,就想了解一下,九四之前融资是一个什么样的规模,难易度,以及投资人的多少?

点付大头:九四之前项目比较少,项目方比较用心,融资难度可能比九四以后稍微大一点,可在当时,大家都会去看白皮书,都会去质疑,也有很多项目评级,以及代投方自然会形成一种审核和披露,有些散户也会去看这方面的文章。但是九四之后,评级机构本身就不合规,1CO平台也少了审核,导致现在乱象丛生的局面,九四之后就更乱了。

九四以前,很多项目方融的是1000多块钱的以太坊,换成美金也就是300多,融10万个以太坊,那就意味着融资规模为几千万,当时基本都是类似的规模。可是,随着以太坊、比特币的升值,让不少的项目内部都产生了分歧。

链天下提问:现在币圈中,绝大多数投资者已经佛系持币,是不是要继续充值信仰呢?接下来要怎样做才能减少损失?有种观点认为比特币会遵循之前涨跌的规律,在11月份开始进入上涨通道,大头老师的观点是什么呢?

点付大头:价格和价值就像人和人的影子一样,有时候价格在前,有时候价值在后。但是,总会在合理的范围内波动。短期来看,就像是一个投票器,根据大家的喜好,根据大家的心情,可能看空的人多一点就会跌,看多的人多一点就会涨。长期而言,则像是一个起重器,即长期还是要看价值,我个人对比特币的价值是没有怀疑的,而且,我个人是比较看好的。过个两三年再回头看看现在的价格,可能就不叫什么。

追问:从比特币的进程来看,是不是有一定规律可遵循呢?

点付大头:在夏天的时候会跌,冬天的时候会涨,这就是我多年来观察得到的经验。

链天下提问:对于加密货币整个市场,普遍认为是一个存量市场,而下一波牛市的到来有赖于华尔街等机构投资者的进场。华尔街是否有此影响力?是否是加密市场牛市的主导因素?请大头老师帮忙释疑。

点付大头:我是支持这种观点的,现在整个加密货币市值规模在几万亿美金。

主流机构进场,要有一个过程,就是合规的程序。比如芝加哥商品期货交易所的ETF,目前没有支持市场上的买卖,只是一种期货。现在ETF正在审核。如果通过,主流机构就可以进来了,ETF实际上是真的在市场上买入比特币的。黄金的ETF批了以后,将有长达大概30年的上涨史。

我觉得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盘子太小,水太浅,机构都进不来,整个市场规模太小了,再涨10倍、100倍都是完全有可能的。

链天下提问:前段时间,一款特别火爆的社交软件高调上市,最高融资10亿元,最近好像是偃旗息鼓了,就这一事件,请聊一聊与传统VC的投资理念、模式相比,TokenFund的先进性和不足之处有哪些?

点付大头:我觉得TokenFund的投资,一般是代币经济学,当然代币经济学的投资逻辑也一直在发生改变,最开始是投主力,那它是没有商业模式的,传统的VC,它是有一定的KPI的。

所以我觉得这是完全两样的一个东西,现在区块链的商业模式,投资逻辑也有一些发生改变,未来两点可能会接轨,但是这个时间会很差,现在主要是基础设施还缺失。

因为阶段的不同,所以最早期有很多传统投资机构一上来就会商业模式,所以他们的投资收益是非常不好的,除了一些应用的,连底层都没有就去投应用层这本身就是不对的。

链天下提问:目前在整个加密货币市场上,出现了一级市场亏损,二级市场反而有所收获,对于这种与年初时截然相反的现象,大头老师是怎样看待的呢?针对二级市场上的合约和量化操作,您觉得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点付大头:现在一级市场确实赚钱不容易,我们统计了一下前几个月上币安的项目,基本上都是破发的,币安算是很好的品牌了。

大家也可以看到预期的变化,现在二级市场的一个项目整个估值就几千万,一级市场你再去估值几个亿的项目,就不科学了。

现在一级市场是比较难做的,如果真的做量化,需要很高的专业性。因此不建议普通用户参与期货,现在市场的规模太小了,但是建议专业的投资者进行无风险套利,或者说在止损的前提下有更多策略,像我们用的是网格法和渔网法,我们基本做的是综合性的策略。

其他媒体提问:马上比特币要十周年,请您盘点一下,在这十年的比特币投资中,谁最成功?谁的故事又最曲折?

点付大头:我觉得最成功的就是那些一开始就拿住币不动的人,包括我在内都不是这样的人。很多人做了很多事情,结果发现,手里的币越来越少了。曲折的故事有很多,见过好多人买过3分的瑞波,10块的莱特,10块的以太,1块的NEO,但都没拿住。

其他媒体提问:大头哥,你怎么看待LBTC跌了99.5%,分叉币还有前途么?

点付大头:这个99.5%应该是从IOU阶段开始算的,而且是最高点。主要是一些糖果砸盘了,因为是大熊市,现在通过链上治理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后面就看项目本身了。分叉币有没有前途不在于是不是分叉币本身,而在于是不是解决了某种问题,或者尝试解决某种问题。比特币最早期,每次回调也有90%,瑞波也从5毛跌到过1分钱。

追问:LBTC的远景规划或长期目标是什么?执行策略有哪些?

点付大头:我们正在编写新版白皮书,主要是链上治理和去中心化交易所。关于去中心化交易所,目前已经在开发,由于采用3秒2M,所以速度非常快。

升级完后LBTC分为三层协议:交易协议,采用DPOS,3秒2M,每秒几千币交易,比银行更快。交易协议,定义有效交易。共识协议,形成针对唯一链的共识(链上治理),关于区块链的1.0,2.0,3.0有一种说法是比特币,以太坊,还有XX。

我认为从治理上而言,1.0区块链项目的特点是没有特色的治理机制,2.0倾向于链下治理的发展方向,3.0以Tezos,DCR,LBTC为代表的链上治理。

链上治理的规则是嵌入到区块链协议层里的。这意味着,任何被执行的决定都会自动转换为代码。在链下治理系统中,目前是使用分叉来抹除过去不受欢迎的链上行为。以太坊也是属于链下治理的范畴。这是因为以太坊的大多数重要决策都要依赖于其创始人V神的指导。

比特币开发者们是通过一个邮件列表来分享他们的改进提案(BIPs),而以太坊基金会是在Github上收集改进的方案。比特币以太坊实际上是基于共识机制的利益相关者治理模式,这种共识机制,解决去中心化的信任和记账问题,但没有现在公司制度中的治理完善。以太坊的诞生却是比特币不能升级的结果。

再次谢谢点付大头今天能做客链天下“百媒链谈”,和众位媒体小伙伴就投资风向标进行交流与沟通!在这个投资寒冬,指明了正确的投资方向和策略!同时,也感谢18区、币源社区以及各位媒体朋友的参与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