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鑫对话胡道远:对商业最深刻的革命

任鑫对话胡道远
任鑫对话胡道远

主持人介绍

任鑫Mars:币车HIT创始人;要发车CEO;链间实验室联合发起人;TokenEconomyDesign社群(简称TED社群)发起人;连续创业者。

任鑫对话胡道远
任鑫Mars

嘉宾介绍

胡道远:清华大学硕士。从12年起持续研究和投资金融科技领域,经历科技行业完整的产业周期。发起中国最大的区块链协作组织通证经济试验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新产业研究所专家委员。之前在国内最大的咨询和投资集团任职,服务和投资多家A股上市公司等。

任鑫对话胡道远
胡道远

联合主办方

GoCLab是一个专注于区块链治理模式的探索和创新实践的社群,愿景是在社群的协作基础上,为行业提供治理模式、方法、技术、人才的最佳实践和持续输出。

访谈详情

任鑫:

你好,今天很高兴能邀请你来参加GOC通证经济治理访谈。我知道你是个从业经历很丰富的古典金融人,而且已经关注比特币和区块链很多年了。可以简单介绍一下你的背景以及和区块链的渊源么?

道远:

非常感谢币车和任鑫的邀请。我是学技术出身的,对IT技术的架构和系统比较熟悉,编过代码也设计过芯片。同时又如你所说,在古典金融和经济领域从业,一直在关注科技改变金融和产业的主线上进行上市公司研究、实践和投资。

我从2012年开始系统研究科技改变金融,那时开始接触比特币,还没有提区块链技术。在当时科技金融的大版图里,相比于互联网银行、互联网证券、互联网理财,比特币还是非常异类和小众的存在。所以我对区块链的理解和判断是比较审慎的。

2014年区块链技术开始成为独立的技术体系,更多是理解其分布式技术的特点。到了2016年基于以太坊的ICO出现,发现这是一个非常新型的融资方式,对传统的融资体系是个颠覆性的改变。

任鑫:

了解了,大家都是被ICO震撼到了之后开始认真思考的(笑)。不过ICO的公司大部分只有一张纸,还处于一个非常早期原始的创业阶段,这个时候直接给它匹配上上市公司的资本结构是一件好事么,这是不是一个错配?

道远:

这正是区块链带来的颠覆之处。它提供了一个让想法和商业计划直接走向资本市场的渠道和手段。暂且不提与现有法律的关系,相比于古典融资一个企业从天使到ABCD轮,到preIPO阶段,至少要7-10年时间。ICO在短短数月就可以获得代币融资,这是一种更为高效、更低成本、更广范围同时也是更尊重创业者的一种融资方式。

这预示着一种新型的利益关系,新的金融产品和工具的诞生。在这里推荐大家看一本经典书籍《价值的起源》,讲人类历史上债权、股权、期货、交易所、保险创造出来时的背景,有助于理解区块链和通证/代币带来的创新。

任鑫:

我们了解到你之前其实投资和指导过很多上市公司。如果你来给一些建议给这批拿到了大钱的区块链创业公司,你会建议他们搭建一个怎样的治理结构?或者不是建议他们,你会建议投资者如何来监督和治理他们的投资对象?

道远:

其实不仅仅是投资者和创业者的监督问题。这是一个区块链项目生态中投资者、创业者、用户、政府等shareholder相关利益者的关系问题,这是全新的治理、甚至价值观的命题。

在我看来,很多区块链项目都是打着区块链旗号的互联网公司,而不是区块链生态。如果说到现实中的监督,按照传统的公司治理结构进行监督就可以了。如果要探讨区块链治理,这是一个人机共治的话题。

任鑫:

除了募资之外,区块链带来的组织冲击变革还有哪些呢?我们经常会说区块链是组织科技和生产关系科技,但是现在看到大量的区块链公司还是在用传统的股份制公司形态运作,社区也仅仅是炒币群而已。你觉得未来会向哪个方向演化呢?

道远:

我觉得区块链对商业最深刻的革命,还不在于现在讨论很多的技术属性和激励属性,在于对治理和组织关系的革命。我们可以看一下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历史,采摘经济带来的是原始氏族,小农经济带来的是农户和手工作坊,工业革命带来的是股份制公司成为商业组织的主流,而且还会持续,这种利益共享风险共当组织形态容纳了工业生产力的发展。

组织形态未来会朝着什么样的方式去演变,有个伟大的诺贝尔奖经济学家科斯,提出组织的边界在市场交易成本和组织成本平衡的地方。市场不是全部有效的,需要组织。在互联网和信息技术发达的条件下,比如淘宝这样的平台,滴滴/Airbnb这样的平台,使得交易成本不断降低,随着组织成本也要逐步降低,这样会使得组织的边界变得很广,我们把这种组织了一种市场的形态叫中间市场。

这不是是终点,区块链和通证经济的出现会产生一种共创共建共享的生态社群型组织,这种组织的边界更为广阔。从手工作坊到股份制公司到中间市场再到生态社群型组织,这是大体的脉络。

任鑫:

为什么这样的组织形态更好呢?中心化有自己的效率优势,而且已经被历史证明至少不太差。去中心化并不具备天然的正义性,为什么我们觉得新的组织形态会有自己的发展?

道远:

公司制和中心化仍然将会是主流的组织形态和基本逻辑。只要是公司这种形态,会有股东、员工与用户的分离状态。在一定程度上一定会产生股东和员工、用户利益冲突。

比如滴滴乘客事件,背后的根本原因是滴滴公司存在,主要是为股东的资本增殖服务的,用户的安全并不是最优先考虑,这是难以避免的。

区块链和通证经济提供了一种新的治理模式,所有利益相关方共同来决定规则、改变规则、执行规则。是一种新的选择。去中心化这个话题也有很多讨论,我的观点是中心化和去中心化都只是手段,去中心化更不是万能药,取决于场景和阶段。我自己在古典金融和经济领域,对中心化很熟悉,往往中心化效率是更高的,但现在有了新的选择。

任鑫:

新的组织形态需要的治理方式会和传统公司有很大的不同么?你觉得最大的不一样会在哪里?

道远:

其实我觉得最大的不一样是价值观。传统公司的基本原则是股东利益最大化,资本说了算,按股权分配利益,雇佣关系,而生态社群追求的是共识和生态价值的最大化,天然带有共建共创共享的基因,按贡献来分配价值。

我想多说一点,在我的区块链创业者六脉神剑模型里,区块链领域天然是高度定生死的,对组织和治理没有高度的理解,都会归于失败的。

任鑫:

高度定生死的话,当前区块链世界的治理你觉得如何?比特币目前看运转良好,你觉得这种CodeisLaw的理念会是未来么?以太坊和EOS的治理设计你觉得如何?

道远:

中本聪是划时代的天才,他开创了一个新的区块链世界。建议大家反复读比特币白皮书和《中本聪之书》。

当然,CodeisLaw,算法即原则是比特币原教旨主义的主张,理解这点要体会比特币出现的历史背景,一方面比特币是长达30年的密码朋克运动的结晶,目标是要创造数字货币,另一方面是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比特币可以看作是科技精英对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精英体制的反抗,科技精英要创造一种没有传统第三方中心的点对点世界,某种意义上是创造一个“科技桃花源”。

我个人更倾向于用区块链和通证经济和现实世界结合,用机器和人一起来解决人的问题,我更倾向于TheLawiscoded的主张,即人们达成的共识用代码来编程和执行,人机共治。以太坊更多映射了现实中资本主义的力量原则。在这个角度,EOS的y治理机制是非常好的一个开端和实践,当然EOS的治理机制还不成熟,有不少问题,这正是值得去改进和进一步提高的基础。

任鑫:

了解了,可不可以把探索提高治理机制看做你参与发起GOCLab的初衷呢?你期待GOCLab在未来公链探索中发挥怎样的作用?

道远:

是这样的,EOS是第一个带有人机共治的原则的大型公链,GOClab希望在区块链治理方面进行更多的探索,会以EOSIO作为技术底座,实践我们对未来区块链治理的很多设想,总结出有普适性的做法。唤起大家对区块链治理的重视,并且不断输出良性的治理机制和做法,走向真正的生态社群的区块链治理。

任鑫:

如果让你用3句话来总结一下你对被区块链技术冲击的人类未来,你会用哪三句话?

道远:

区块链技术重构信任,通证创造新的激励,生态社群驱动未来治理,这是我对区块链的三层理解,分别对应区块链的技术属性、经济属性和治理属性。

若要再拔高一点,区块链技术、通证经济和生态治理,第一次在人类历史上实现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实时匹配。我相信,在未来区块链的长河中,我们现在经历的,也许都只是一朵朵小浪花。

感谢以下媒体的支持!

任鑫对话胡道远
合作媒体